獵頭新聞
PayPal進軍中國會衝擊現有移動支付市場嗎?

PayPal進軍中國會衝擊現有移動支付市場嗎?

中國首家外資全資控股第三方支付機構正式誕生。第三方支付機構國付寶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原本持股30%的國富通信息技術發展有限公司退出,PayPal旗下全資控股公司美銀寶信息技術(上海)有限公司補位,受讓該股權。此次變更完成後,PayPal通過旗下子公司間接和直接持有國付寶100%股份,正式全資控股國付寶。

 艾瑞諮詢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交易規模升至人民幣59.8萬億元,同比增長8.8%。

 完成全資控股後,PayPal如何“分得一杯羹”也令人好奇。有業內人士指出,恰逢中國金融市場擴大對外開放的時點,PayPal實現對國付寶的全資控股不僅有著進一步探索中國市場的戰略意圖,也體現了其對中國對外開放的金融市場的看好。面對中國支付市場激烈的競爭,PayPal的主要發力點可能是跨境支付。此外,為了更好地融入在地化競爭,不排除PayPal尋求與中國頭部卡組織合作的可能性。

PayPal完成全資收購

 早在2019年9月30日,PayPal就已收購國付寶70%的股權,成為該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彼時,國付寶通過其官方微博公告,中國人民銀行已批准國付寶股權變更申請,PayPal通過旗下美銀寶收購國付寶70%的股權,成為國付寶實際控制人並進入中國支付服務市場。PayPal由此成為首家進入中國的外資支付機構。

 中國天眼查資訊顯示,目前,國付寶兩大股東為美銀寶和北京智融信達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別為30%和70%。北京智融信達亦由美銀寶100%全資控股。

 成立於2011年1月的國付寶,是一家以第三方支付為基礎的科技金融綜合服務平台。2011年,國付寶獲得中國央行頒發的互聯網路支付、移動電話支付業務許可,2015年獲基金支付業務許可,2016年,獲跨境人民幣支付業務許可,同年年底增發預付費卡發行與受理業務許可。

 誕生於1998年的PayPal,是一家總部位於美國加州的線上支付服務商,2002年首次登陸納斯達克後被eBay併購,成為eBay買賣雙方的交易工具。2015年,PayPal與eBay分家後再度登陸納斯達克。

 在中國支付服務市場中,外來的PayPal如何參與競爭?有支付機構業內人士表示,在地化是其在中國發展的一大難題。

 “進入中國後做什麼,能否適應中國市場以及中國用戶的行為習慣,都尚待觀察”。

 有分析人士指出,儘管收購具有支付牌照和相關業務許可的國付寶為PayPal帶來了進入中國“分一杯羹”的機會,但PayPal仍難以在線下的競爭中與中國支付巨頭抗衡。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第二季度,中國第三方移動支付市場依然保持頭部兩家大幅領先的局面,第一梯隊的支付寶、財付通分別佔據55.6%和38.8%的市場份額。

 此外,在線上交易場景中,PayPal的拓展空間也有限。沒有中國內部市場用戶的積累,交易場景方的合作積極性不會太大。在當前金融機構獲客競爭加劇的情況下,PayPal無論是用戶還是商戶的獲客都困難不小。

錯位競爭指向跨境支付

 面對如此激烈的市場競爭,在已經是實際控制人的情況下,PayPal為何還要進一步加碼來全資控股國付寶?

 資深信用卡研究人士董崢分析,實際上,PayPal在跨境支付方面有著較強的優勢,長遠來看,應該有盯住VISA、萬事達卡、美國運通這些國際卡組織進入中國清算市場後的商機, “讓出境的中國人用他們的卡和支付服務”。

 相較於在中國開展業務的難度而言,PayPal與卡組織在跨境交易的合作中更成熟,針對即將進入中國清算市場的境外卡組織,或許就是PayPal在中國支付市場中錯位競爭的優勢所在。

 2020年6月,美國運通已獲得中國銀行卡清算牌照。萬事達卡與網聯的合資企業也已獲批進入籌備階段。對於國際卡組織而言,境外市場仍是它們的主場。“一旦疫情緩解或解除,中國人被積壓的境外消費意願不容小覷。”董崢表示。

 也有業內人士表示,PayPal不太可能會與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同台激烈競爭。“大部分用戶的支付習慣已經形成,也很少有人會去在乎自己用的卡到底是什麼卡組織發的,大家的態度普遍是有個卡能用就行”。此時,逐步進駐中國的卡組織們短時間內難以與在地銀聯搶占市場份額。

 相比之下,在海外,PayPal的支付能力比中國境內支付行業覆蓋範圍更廣。“進入中國市場大概率是要拿下中國的跨境貿易市場,比如奔著旅遊業和外貿。雖然支付寶、微信支付在中國普及率很高,但是在海外就不一定了,海內支付行業只進入海外的商場,並沒有進入海外的市場。”有市場人士表示。

對外開放提升競爭活力

 分析人士指出,恰逢中國金融市場進一步對外開放的時點,PayPal實現對國付寶的全資控股不僅有著開拓中國市場的意圖,也表明其對中國金融市場的看好。

 2018年3月21日,中國央行印發《中國人民銀行公告〔2018〕第7號》,明確外商投資機構的准入和監管政策,擴大金融對外開放程度,並表示歡迎和鼓勵外資機構參與中國支付服務市場的發展與競爭。此後,相關政策不斷發布,持續吸引全球目光。

 蘇寧金融研究院副院長薛洪言表示,對於任何一家有著國際化佈局的金融機構而言,進入中國市場都具有重要性。無論取得怎樣的成績,PayPal佈局中國市場本身就有戰略意義。

 亦有支付機構風控人士表示,外資支付機構進入中國市場帶來的影響值得被看好。從微觀方面看,可增加行業競爭性,提升行業活力,“PayPal作為美國最大的支付機構,風控體系相對完善,進來了也可以帶來新鮮的理念,可以倒逼中國行業自主改革,加快行業整體成長”。從宏觀方面講,允許海外機構走進來的同時,中國企業也可積極走出去,加強全球市場的合作與緊密度,形成一種“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發展格局。

 業內人士指出,對於中國支付市場而言,PayPal進入中國本身能攪動的“水花”有限,但作為試水先行者,其他國際金融機構也會錨定中國的發展機會,“只有把它們放進來,才能夠多學到東西,發展模式、國際化佈局方面也都有很大切磋空間”。

 那麼,監管方面的壓力會不會增大呢?前述風控人士表示,畢竟監管體係不同,肯定會伴隨著挑戰,但對外開放不意味著放鬆監管,“從監管方面看,都要接入國家的網聯和銀聯,現在第三方的監管基本上都建立起來了,不然國家也不會放開的”。

資料來源:人民網

更多獵頭新聞請上1111高階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