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人才搶奪: 應屆博士年薪漲到80萬人民幣
2018/11/23
>>更多獵頭新聞
人工智能(AI)人才薪水之高、漲幅之大,頗有令人瞠目結舌之感。一年前,針對AI領域的應屆畢業生,碩士生約莫能拿到30萬元(人民幣,以下幣值皆同)的年薪,博士生則高達50萬元。今年,薪水行情仍在上漲。

 有企業給應屆生的薪水拔高了10%~20%;也有企業上漲幅度更大,尤其是給博士生的薪水從去年的50萬元年薪倏地躥到80萬元;也有準備佈局AI領域的新銳企業,雖然還沒考慮好具體的價位,但是打算花高價從互聯網巨頭處搶奪人才。

 以上是近日從深圳召開的第二十屆中國國際高新技術成果交易會人才與智力交流會(下稱“人才高交會”)上了解到的行情。AI領域的持續火熱,推動了需求遠遠大於供給。很多AI人才還未出校門,或尚未離職,就已經被企業“搶購”一空。他們用不著去招聘會現場奔波,這也形成此次人才高交會上一個有趣的現象:雖然不少科技企業渴盼AI人才的加入,但是在現場並未設置該崗位。

企業不來招聘會現場尋AI人才

 2017年被視為人工智能的元年,該領域漸成經濟發展的新風口。

 去年3月的中國“兩會”(政協、大會議)上,“人工智能”首次正式被寫入中國政府工作報告。去年7月,中國國務院印發《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去年11月15日,中國科技部召開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暨重大科技項目啟動會,會上宣布成立新一代人工智能發展規劃推進辦公室,由中國科技部、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等15個部門構成。

 在今年的中國政府工作報告中,人工智能繼續被提及,報告指出要“加強新一代人工智能研發應用”。

 雖然中國政府已將人工智能上升到國家戰略層面,不過仍然不能立即改變中國AI人才供需嚴重不平衡的現狀。

 人才高交會一直是深圳企業尋求人工智能等中高端人才的一條捷徑。此次人才高交會聚焦深圳戰略性新興產業和未來產業。其中,國家級高新技術企業佔比高達80%以上,招聘方包括比亞迪(002594.SZ)、大族激光(002008.SZ)、深圳市柔宇科技有限公司(下稱“柔宇科技”)等眾多知名企業,提供300餘個年薪50萬元及以上和年薪30萬元及以上+N(期權)的高端崗位。

 不過,今年的人才高交會上,這些高薪崗位很少針對AI人才。去年,人才高交會上不少科技類企業在招聘廣告牌上明晃晃地標示了AI崗位,或是為了擴充AI人才儲備,或是希冀找到一位領頭人搭建AI團隊。但是今年人工智能的火熱勢頭依舊,卻鮮少見到有企業設置AI崗位。

 “其實我們一直在招AI人才,只不過沒在招聘牌上標明。”深圳一家知名企業正在佈局無人駕駛,公司人力資源人士李明(化名)表示,招聘牌子不大,寫不下所有的崗位。當然,這只是表層的原因。他有點無奈地笑道,最主要的原因是到現場來應聘的AI人才太少。

 這樣的現像在去年的人才高交會上就露出端倪:招聘其他人才的展位前,人頭攢動,而在招聘AI人才的展位前,駐足觀看者寥寥無幾。據了解,即使是AI專業的應屆生,也完全不需要大費周章來現場找工作,企業會早早通過導師或實驗室找到他們;而對那些有經驗的研發人才,獵頭會主動上門聯繫。

 11月14日中午時分,李明收到一份博士後的簡歷。這讓他直呼“很稀罕”。“30歲出頭,做AI領域深度學習的,畢業幾年了。一般應屆生都不會來現場,有經驗的更不會來。”

 不過,當地一家研究激光雷達的企業在招聘牌上公開寫著,招聘AI崗位。這頗為罕見,而且招聘人數頗多。AI崗位涉及感知算法工程師和傳感器算法工程師等,招聘人數共28人。該司人力資源人士劉松(化名)戲謔地說:“有多少,要多少。”雖然有點誇張,但也道出了人才難招的實情。

 劉鬆對來現場招聘AI人才也不抱多大的希望,只是抱著一絲希望看看有沒有海歸。“我們已經在高校畢業生中´收割´過一輪了,現在就希望能在海歸中撈一些漏網之魚。”

應屆博士生年薪1年漲30萬

 去年的深圳人才高交會上,前來招聘AI人才的酷派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劉銘卓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他們給應屆畢業生的年薪是30萬~50萬元;畢業生待滿三五年後,薪水能拿到80萬元以上據了解,這基本上代表了大部分企業的開價。不過今年,AI人才薪水仍在持續攀高。

 柔宇科技人力資源劉慶洋表示,他們正計劃建人工智能研究院,招聘AI人才也即將提上日程。“根據我所接觸的企業招聘圈和獵頭圈,人工智能圈招聘的熱度不減。那些核心人才大多集中在大型互聯網企業,對於核心崗位的基礎人才,他們大多開價50萬元/年。”

 他還不清楚如果招AI人才,具體要開多少價位。但他確定的是,這些人才看重的不僅僅是薪酬,還看重平台和穩定的前景等。他們要搶人的話,只能開價更高。

 李明提到:“雖然行業還沒進入爆發式增長的階段,但是在核心崗位,我們給應屆生的年薪仍然提高了10%~20%.”

 劉松明確地說:“去年,我們給碩士應屆生的年薪是30萬元左右,博士生是50萬元。今年,碩士生的待遇基本沒怎麼變,但博士生的年薪提高了,好的能拿到80萬元,比去年高了30萬元。”

 在經驗豐富的人才稀缺的背景下,應屆博士生相對於碩士生而言,更是“香餑餑”。他們大多已經跟隨導師做過相關的項目,並因此積累了一定的AI技術和經驗,因而很受企業的歡迎。

 而對劉松所在的企業而言,他們有底氣大幅提高價格的一個原因是,前不久,他們公司剛獲得了幾個億的資本融資。

人才缺口巨大

 “獵頭”安仕達諮詢的業務拓展總監李尚錕指出,博士生薪水從50萬漲到80萬,完全有可能。“因為整個市場人才真的太稀缺了!國內國外,皆是如此。” 從5年前開始,就有企業開始接觸他們尋覓AI人才,但是他發現,最近兩三年才是AI人才需求的井噴期。

 最近,他們剛拿下廣東一家AI企業的訂單。“他們希望我們尋找算法類的AI人才。這樣的人才並不好找,尤其在華南。他們之前自己也找了兩三個月,一無所獲。雖然也找到一些有意向的求職者,但是有些人手上有兩三家其他企業的offer(錄用函),有些人則是更看重公司的前景或創始人背景之類,最終都沒有去他們公司。”

 雖然他們機構為企業牽線搭橋尋找AI人才已有數年,但是真正成交的職位數量並不多。“歸根到底還是市場競爭太大了,有些客戶的職位,我們聯繫的人才雖然有意向,但是他們要么手裡有其他的offer,要么被原來的企業挽留。”

 競爭到底有多激烈?從需求和供應的差距之間,就能窺見一二。

 從需求端來看,在政策和技術的推動下,資本紛紛加大佈局人工智能產業的力度,不斷有新的AI企業冒出。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一兩年來,以阿里巴巴集團為代表的國內領軍企業紛紛佈局人工智能產業鏈,希望在全球人工智能領域搶占高地。

 而從供應端來看,人才數量遠遠不足。去年7月,《全球AI領域人才報告》發布。這份基於LinkedIn(領英)數據的報告顯示,截至2017年一季度,全球AI領域技術人才數量超過190萬,其中美國相關人才總數超過85萬,而中國的相關人才總數也超過5萬人。

 正如《2017全球人工智能人才白皮書》中指出,為爭搶優秀人才傾其所有已成為所有AI公司正在做的同一件事情。過去3年中,AI相關崗位平均招聘薪資正以每年近8%的速度增長。

 到2017年,人工智能崗位平均招聘薪資已達2.58萬元/月,遠高於一般技術類崗位。

 長期跟踪研究AI領域的騰訊研究院研究員俞點表示:“累計到去年,中國國內已有幾萬名AI領域的畢業生了。今年因為中國高校AI相關課程的畢業生數量增加了,加上一些人才轉型到AI領域了,所以今年AI人才數量有顯著提升,但是這並未改變人才數量少的現狀。需求遠大於供給,市場的人才缺口仍是百萬級的。”

 她補充道,雖然沒有確切的數據,但是根據市場反饋,AI領域應屆畢業生的薪水一直在漲,尤其是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