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頭新聞
全球34%的員工將永久在家辦公!

全球34%的員工將永久在家辦公!

"2021年,全球34%的員工將永久在家辦公"近日,來自美國一家名為ETR的調查數據登上全球熱搜榜。調查還顯示:2021年全球永久在家辦公(遠程辦公)的員工比例預計將增加1倍。

 事實上,疫情期間,當美國在第一位新冠肺炎感染者死亡病例出現後,微軟就啟動了全員在家辦公的B計劃。而全球遠程辦公的"進度條"更是比科技預判的時間表和很多科幻電影上呈現的設想,往前提前了"一大截"。

 很多職場人士抱怨"上班如上墳",也有很多放縱不羈愛自由的靈魂,吐槽辦公大樓那"水泥灰的陰冷",但真的等這一天來了:員工要永久、半永久的在家或異地遠程辦公了,職場老闆們會作何感想?

 永久性在家辦公的崗位大增後,原來的企業管理制度還能奏效嗎?對員工的考核、各項KPI背後所指向的用人目標和管理訴求還能實現嗎……

 諸如此類疑問,無非直指一個問題:當“家裡蹲”成為職場辦公大勢,老闆們慌了麼?

1.製造業都有居家辦公了,一扇新的管理之窗已經開啟

 疫情期間,惠普商用市場產品受到衝擊,但家用打印機和家用電腦的銷售卻迎來了逆勢增長,很多家庭用戶買了墨盒。據惠普相關數據顯示,惠普一款2016年上市的家用打印機,竟然在疫情期間實現了三位數的銷量增長。

 全球新冠疫情,逼著職場高管還有一線員工,都體驗了一把曾經只在谷歌等科技公司才有的辦公模式。

 也是在體驗過後發現,在家、遠程辦公絕對是可行的。

 惠普大中華區人力資源副總裁徐苗苗表示:人類變革,無論是技術還是很多觀念變革都是由危機觸發的,危之後也是機,挑戰之後,管理者要看到機會。從人力資源角度來講,疫情下有很多過去沒有做到,或者做得不多的機會應運而生。如在家辦公。實際上前幾年,惠普就開始推行居家辦公,但是疫情加快並擴大了這一行為。居家辦公不僅提高了生產效率,也為整個社會節省了資源。

 如果說,一些創意、管理類、非一線員工的居家辦公,對實際生產和企業管理效能並無大礙。那麼,很多製造業若遠程或在家辦公就另當別論了。畢竟,工人若宅在家裡,車間的生產如何保證?

 美國鋁業亞太區人力資源總監張西娟則現身說法——生產製造行業也可以實現居家辦公!為什麼?第一,讓那些具備在家辦公條件的人居家辦公;第二,通過智能化和技術手段實現遠程辦公。也就是說通過智能化和技術的不斷升級,將現場的資訊收集、處理、傳輸並顯示在電腦或者手機上,有些盯現場的工作就可以實現遠程操作了。事實上,美國鋁業在疫情期間也是如此實踐的。

 居家辦公,不排除有效率降低的可能性。但很顯然一場線上培訓,可能比一次只容納幾十人的閉門會議能實現更多在線觀眾和流量。很多雲上虛擬的年會也讓員工感覺非常酷炫。“所以說,居家辦公,就像上帝封閉了一座山,但打開了很多窗。” 張西娟說道。

2.居家辦公的現實

 但惠普、美國鋁業的“高調”也許只是代表了部分企業的現實。

 雲之家CTO宋凱在接受《中外管理》記者採訪時提道:不得不承認,很多企業讓員工在家辦公,其實是“被逼上樑山”。如前文提到“到2021年乃至不遠的將來,34%的員工會永久在家辦公”這個數據著實有點偏高了。凡是經歷過疫情遠程辦公,在家辦公的職場同仁,相信都有一樣的感受:先是驚喜、驚奇,後是身心的疲憊。

 “可以說,綜合遠程辦公技術和管理能力看,在家辦公、異地辦公是可行的,但對辦公效率肯定也是有影響的。”宋凱舉例,雖然有些客服團隊、運營、運維團隊等,疫情期間在家辦公的效率較之前並沒有降低。但很多需要高效協同、需要面對面交流、需要情緒和心理感染的崗位,在家辦公肯定不能達到預期效果。

 “從目前來看,是否每個企業或組織都能達到遠程辦公的預定效率,尚不能下定論。”宋凱如是說。畢竟,管理者深知,員工肯定也需要團隊歸屬感。一起喝咖啡,一起吃火鍋的那種團隊氣氛,絕對是“雲火鍋”、“雲K歌”解決不了的。

3.該來的總會來,管理者要有心理準備

 "小李!待會到我辦公室來一趟"這句在辦公室幾乎每天都會聽到的話,也許會在異地辦公或居家辦公時代消亡。

 "作為一個70後的管理者,我更喜歡讓下屬與我面對面交流,但那些90後的網路原住民員工,卻更喜歡在辦公軟體和社交工具上與我溝通他們的想法和工作。”徐苗苗表示,未來居家辦公一定是一個不可阻擋的大勢。職場的管理者需要做的是,如何使自己順應變化,並發展自己。

 張西娟也提道:對於個人來說,面向未來,唯一能做的就是以不變應萬變。從做人、做事兩個方面盡可能做到仁、智統一。

 關於做人,俗話說,厚德載物,只有足夠厚的品德積累才能承載日後更多的財物,因此要先去做積善成德,做一個善良、利他的人。

 關於做事有三個關鍵詞:度勢、聚焦、延展。度勢是認清大形勢,未來已來,變化和不確定性無法避免。聚焦,是每個人要為自己培養一個可以成為專家的技能。延展,是指在專家技能的基礎上延展自己的能力範圍,成為T型人才。如當下,就要學會居家辦公,遠程處理問題。

 宋凱也認同:對管理者而言,在家辦公帶來的管理挑戰是不可迴避的。隨著組織和效率的變化和迭代,傳統的上下協作的關係越來越被網路組織替代,企業內部對協作效率的要求也越來越高。“你要去快速響應客戶,快速完成上級的指令和團隊的目標,未來的組織會越來越靈活,靈活辦公、靈活用工、隨時隨地辦公,必然是一大趨勢。而且,將來還會有很多企業進一步國際化,即使在同一國家,各地的員工分佈也越來越廣,這個趨勢也讓異地辦公成為未來一個長期存在的狀態。”

 而員工遠程、居家辦公的變化對管理帶來的挑戰就是:不確定性只增不減;滿足遠程、居家辦公的基礎配套設施和協同辦公軟體,以及管理制度和管理原則必須要“跟上節奏”,不斷完善。否則不論是管理者,還是員工,都會很慌。

 從技術上,宋凱也建議企業管理者要冷靜,即使現代企業都具備了數位化和移動化的能力,能夠支撐現有的遠程辦公模式。也不能排除可能會出現的如卡頓、信號不清楚等最直觀的遠程辦公漏洞。還有一些包括員工心理和情緒上也需要管理者去關注。

 宋凱以雲之家的實踐為例,目前團隊60%的員工是90後,這其中又有一多半是95後,他們進入遠程辦公的狀態比很多70後、80後的管理層更快。“但長期看,我們也發現95後員工的遠程辦公焦慮一點都不比我們少。有時候他們的情緒波動性明顯比老員工更大。”

 這些都是數位化和協同工具無法解決,但卻是管理者避不開的職場問題。

4.關鍵是從舊的管理範式中解放出來

 所以,一個健康的職場管理,除了有硬體支持,還有管理者自身、企業管理制度,乃至外部大環境的“配套”制度和規則,一起實現居家辦公的管理閉環。

 不能用單純的數位化去解決危機,真正的危機解決方式是人類思維方式的改變!

 正如美國馬里蘭大學史密斯商學院戰略與全球化、創業中心主席Anil K. Gupta,在其主題演講《數字時代下的新型領導力》中就一針見血地指出:“當今世界的重大變化趨勢對領導力提出了更多的要求。”

 首先由於當今世界存在的高度不可預測性,對於企業來說,知識密集型崗位相比藍領崗位正在變得更加重要,企業的領導層級也需要進一步虛化,不再需要高高在上的大老闆,而是要形成一種扁平化的內部網路;其次,是更加透明化,特別是面對更加不可預測的社會環境。

 再次,是不斷試錯,因為當今世界正在快速變革,更加難以預測,因此我們的所有發展戰略、商業模式以及產品也要相應地進行快速變革;然後,是要積極加速數位化進程;最後,是建立反嚮導師機制,“資歷深”的管理者要避免自負與自身經驗的局限性,轉而向“年輕導師”尋求幫助。

 從外部力量看,作為企業人力資源管理的專業機構,FESCO董事、總經理郝杰表示: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採用靈活辦公、居家辦公。作為人力資源服務商,FESCO也一直在幫助企業適應新就業形態,未來也將進一步借助科技的力量,打造有價值的智慧人力服務生態,以人才激發組織新潛能,以科技觸發企業新引擎。

 FESCO副總經理邢穎邢穎透露:作為人力資源管理的公司,也會不斷去創造一些新的產品去支持社會、企業上的遠程和靈活用工。企業也需要從自身出發構建一些合適的管理措施,去保護員工的權益。

 總之,當下,管理者從工業經濟時代封閉、固定的管理模式,走向創新、開放、新的管理範式,新一代管理範式已經興起!

資料來源:中國人力資源開發網
Photo by Chris Montgomery on Unsplash

更多獵頭新聞請上1111高階獵頭